当前位置: 开奖现场 > 科技资讯 > 正文>>

A站并没有凉!我们和几个前员工聊了聊它的前世今生色心阁

www.ahytee.com 时间:2018-02-12 15:15 开奖记录
A站还有戏吗?在A站宣布关站一周后,在阿里云上的数据可能面临清空的猜测下,已经有很多媒体开始计算A站的大限之日。界面新闻记者从A站的一家股东方人士处获悉,

A站并没有凉!我们和几个前员工聊了聊它的前世今生色心阁

  来源:界面

  作者 | 王付娇

  A站还有戏吗?在A站宣布关站一周后,在阿里云上的数据可能面临清空的猜测下,已经有很多媒体开始计算A站的大限之日。

  界面新闻记者从A站的一家股东方人士处获悉,清空数据肯定是谣言,他们正在积极和阿里商讨解决方案。

  A站现任CMO王燕鹏也独家回应界面新闻记者,近期在处理很多融资的事情。Acfun官方微博账号也在持续更新。

  看起来,转机尚在。

  不过,A站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?它的未来又在哪里?

  界面新闻记者于近期采访了一些A站内部员工、A站早期用户和UP主,试图从不同角度还原一个真实的A站。

  莫然和刘炎焱:仿佛是镜子的正反两面

  莫然和刘炎焱——A站最近的两任CEO,有着截然相反的性格和管理方式:一个职业理性;一个多面豪爽。如果A站早期是靠自然流量和文化氛围取胜,那么近两年A站的表现可以从这两位CEO身上看出痕迹。

  A站一位已离职、接近管理层的员工梅欣向界面新闻记者总结:莫然非常像一个职业经理人,与二次元圈子有一点距离;而刘炎焱则更像冯小刚演绎的北京老炮儿,有人格魅力、身上有一种“匪气”。

  “能理解匪气吗?”梅欣反问记者。

  最能直观体现他们二人差别的,是他们对于A站最大的敌人——B站董事长陈睿的态度。

  莫然对陈睿是惺惺相惜、英雄孤独,觉得都是在一个圈子里做一件事儿;而刘炎焱只有简单粗暴的四个字:干死B站。

  “莫然来了之后,我认为是A站最有希望的一年。”在梅欣的视野范围内,A站整体是往正向走的。

  据梅欣回忆,在莫然来的8个月时间内,A站的DAU(每日活跃用户)从20万涨到400-600万。整个公司都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。团队稳定在200人左右这样一个比较舒服的人数,当时软银6000万美元的融资也是莫然谈来的,虽然实际到账金额远低于公开数字。

  莫然海外留学回来,有国际范儿,给人一种职业经理的感觉。他在公司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平等,喜欢辩论和说服。

  在莫然任期内,他会跟属下先把道理讲通,再去推进这件事儿。这种脾气在国内创业公司并不多见,甚至不一定是好的。国内许多“一言堂”式的创业公司活得简单明确。

  受父母影响,莫然在有些事儿上也会沾染上国企作风。当时的王伟(业内人称PT),碍于半次元CEO的身份,在A站并不知道该以什么面貌出现。莫然就设立了一个“深化改革小组”的职位,给了王伟一个title。这跟王伟当时在A站的诉求和定位有关系。

  “深化改革小组”这个国企范儿十足的名字至今仍然被A站员工津津乐道。

  不过,莫然在A站最大的问题是他不够“二次元”。

  英国留学,毕业于帝国大学,怎么都和二次圈子有点距离。A站内部也分成两派:一派是互联网公司思维的人,试图将A站带向互联网公司正规化运营的轨道;另一派就是二次元信仰者,A站工资不高,在这家公司工作就是为了给信仰充值。

  典型的例子是公司团建,这种外界看来很一般的事情却成为价值观的分水岭。

  团建属于“三次元”事件。二次元们会在知乎和微博上骂莫然,认为团建不是一家二次元公司需要做的,甚至直接说“大清要亡了”。莫然看到觉得莫名其妙,也只能笑笑。

  但这种不同文化的冲突为后续A站的变动埋下了伏笔,莫然不具有二次元领袖的地位,这是他的致命伤。虽然莫然愿意容纳不同类型员工,但很多员工不认为A站这家公司需要一个职业经理人。

  理念冲突直接反应在发展路径上。

  梅欣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在莫然所在的2015年至2016年前后,他想把A站做成一个青少年版的YouTube、一个青少年泛文化的集群;而当时的B站非常集中在动漫、二次元的一个小众圈层。“老猴子”们则认为,莫然破坏了A站的调性。

  这非常有趣,现在来看,A站B站现今的侧重和当时已经完全颠倒。

  A站起家时有很多影视剧、综艺(尤其是日本综艺),跟现在B站的内容范畴非常像。两者的用户年龄段也很不一样。A站在18岁左右、B站15岁左右。整体比B站的年龄高。

  莫然想把这种感觉扩大,把A站从二次元集群拉出来扩展到公众视野中。在公司内部这当然遭到了一些员工的反对和深度二次元用户的质疑。

  莫然的任期后期,已经推出了UP主扶持计划、海外推广计划。莫然想给UP主搭建一个上升渠道,将一些好的UP主推送到优酷,给到更好的流量和资源;或者干脆把一批优秀的UP以A站整体的IP推出去。

  但是,还没等到落地执行,这一切都被随之而来的股权变动搁置了。

  公众第一次正式知道刘炎焱和莫然也是在这场变动中。2016年年中,代表奥飞系意志的刘炎焱带了一些董事,将莫然和其助理堵在办公室,逼着莫然签下了同意书。

  前A站技术人员王宏向界面新闻记者描述当时的场面是“被围攻”。

  当天A站对外的新闻稿都是内部“正常交接”。但据梅欣描述,当天现场让他第一次感觉到“公司内部斗争的严峻,像看宫斗剧一样。”

  就在发公告的前一天,外界没有任何风声,员工都在正常办公。刘炎焱拿着一沓纸进了莫然办公室。CEO的变更、法人变更就这样闪电般地完成了。

  与之对应的是,当天所有人的工位都做了巨大的调整。刘炎焱把所有支持他的人调到了离自己更近的地方。大家都还开着周会呢,突然就变天了。

  虽然离开挺久了,但梅欣说起A站时仍然一声叹息。他认为,A站当时的计划和B站现在做的事情很像,方向计划是好的,很可惜没有执行下去。现在大家对A站的感觉是更窄众一点,“这不是莫然的初衷,但现在大家对A站已经没有感觉了。”

  刘炎焱从上任起就被寄予了很高的期待。他从2015年4月起就加盟A站任总编辑,懂内容。从1997年开始先后担任《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》、《梦幻总动员》责任编辑、并创办《动漫贩》、《24格》等二次元媒体。在圈子里认知度高。他还是北影的客座教授,传说他的课场场爆满,收获迷妹无数。

  有人说他终归属于“篡位”,通过各种手段夺下了A站CEO的位置;也有人随着说刘炎焱的到来,A站才是终于有救了,至少他在位的时候A站还开过一场招商会,标志着A站商业化终于往前走了一步。

  A站前技术人员王宏认为,刘炎焱是个典型的多面人。他在处理不同事情时,表现出的状态完全不一样。比如在学校讲课是一种,在公开演讲时是一种,在公司又是另一种。

  王宏认为,刘炎焱在作为CEO时表现出的状态,很明显情绪化、易冲动——这样的特点对于公司管理不是利好。融资的能力、商业谈判的技巧,都欠佳。甚至他对经营数字不敏感。

  刚接手时,刘炎焱把所有人都拉过去做述职。听完述职,他当面就对某部门负责人说,你这个事情不用做了;或者说,,这个事情我直接接手了。不留情面。

  王宏认为,刘炎焱对二次元内容也不够敏感。“他是上个世纪的二次元。在老刘的管理下,A站的内容更老气一些,已经不是当下00后喜欢看的内容了。你看他引进泡面番的审美,挺复古的。”

  技术:宕机的锅我不背

  在这次网站无法访问之前,A站曾经几度出现过宕机的局面。

  在知乎和微博上,A站技术人员被骂得很惨。王宏向界面新闻记者诉苦:“把什么都推到技术身上是不公平的,更多的是政治斗争、资金问题。”

  王宏认为,无论怎么样,都不会走到阿里云清空数据这一结局上来的。一是这一显得阿里云很冷酷;第二,也要看A站商务谈判的能力了。

  虽然对于视频网站来说,CDN和存储是最大的花销来源,一年投入在大几千万。但这种投入并不完全是现金的形式,而是靠可以靠商业谈判来争取的。




关键字 A站 前员工 UP主

相关文章
  • A站如何打破死亡循环? 三要素:领导、产品、股东0871房产人才网
  • A站生死疑团: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也一直寻求资金加入潍坊信校
  • 谷歌前员工:谷歌已丧失创新能力 抄袭微信等对手李莉娜为谁留过灯
  • 爱奇艺前员工入职优酷被起诉 称其违反竞业限制协议一汽轿车吧
  • 乐视往事:前员工不后悔获得成长 实习生经历盛转衰康师傅大战天线宝宝
  • 传阿里拟控股A站估值10亿元 阿里巴巴能救活A站吗?陈妍希疑被暗指为小三
  • 传阿里控股A站:A站估值的下降与阿里二次元版图春暖花开炎狼
  • 前员工爆Uber猛料:监视政客、行贿官员、窃对手数据lol两周年庆典直播


  • 相关图文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